欢迎您访问北京师范大学110周年校庆专题网站!
信息检索   
   
首页 >> 师大群贤 >> 校友风采 >>  李荫浓:李荫浓学长荣获第七届“中华慈善奖” 2012-04-16   文章来源:校友会  作者:校友会

        中新网4月11日电,据民政部网站消息,经过社会各界推荐和提名、评选委员会审议、两次社会公示、征求相关部门意见等程序,民政部决定授予曹德旺等20名个人为第七届“中华慈善奖”最具爱心捐赠个人、宝钢集团有限公司等40个企业为第七届“中华慈善奖”最具爱心捐赠企业、崔永元等19名个人和团体为第七届“中华慈善奖”最具爱心慈善楷模、“爱心温州•善行天下•明眸工程”等20个项目为第七届“中华慈善奖”最具影响力慈善项目。


       我校化学系62届校友李荫浓学长荣获第七届“中华慈善奖”最具爱心慈善楷模。让我们向我们的“校友雷锋”李荫浓学长学习、致敬!!

       李荫浓(北师大化学系62届校友)、陈春霖,两位普通老兵。他们都是孤儿,靠政府救济读书求学、长大成人。他们都有30多年军龄,同为驻洛某部的退休工程师。

  从部队退休后,他们一天也没闲着:倾尽所能,全额资助了101个贫困生;倾注全部精力,关注着洛阳14个“春蕾”班、20个“宏志班”贫困生的学习、生活。

  收入不菲的他们生活清苦,一棵白菜能吃5天;但给孩子们买书、买文具、添置衣服,他们从不吝啬。

  9年时间,他们走遍了河洛大地,走遍了洛阳一所所乡村中小学,在洛阳的春蕾小学、“春蕾班”、“宏志班”,1895名贫困学生都发自内心地称呼他们——“爸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庆祝建军79周年

  在洛阳附近,有一个绿树掩映的大院,这里就是解放军驻洛某部队的营地。

  7月26日,记者在这里见到了两位退休老兵——李荫浓和陈春霖。一样的中等身材,一样的花白头发,一样的一身旧军装、脚踏解放鞋。连开口说话,都一样的带着军人特有的豪爽:“当了一辈子兵,穿惯了军装,再说也省钱嘛!”

  部队大院,大树参天,林阴道旁的旧筒子楼里,李荫浓和陈春霖各有一间小小的宿舍。两间宿舍阴暗潮湿,屋内设施简陋,甚至有点寒碜:木板床、旧桌椅、几个旧弹药箱改做的箱子,除此之外,再无值钱的东西。小屋的墙上挂着一面面鲜红的锦旗,还有一幅幅镶在镜框里的照片。照片上,簇拥在李荫浓、陈春霖身边的小女孩们,个个笑容灿烂。

  指着照片上的“孩子”们,两位老人讲述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9年前他收下第一个“女儿”

  “这是老大,名叫李瑞桃,是我资助的第一个孩子。”李荫浓告诉记者,“这孩子前几天还来信说,今年大学毕业,找了个工作,征求我们的意见呢。”谈起李瑞桃,李荫浓的口气里充满怜爱和骄傲,就像一位父亲。

  “1998年夏天,长江发洪水。我看了电视,心里想着自己能做点啥?后来就给希望工程办公室寄去了500元钱,写了一封信。”当时,李荫浓每月的工资是800多元。他在信里说:希望能资助灾区的一个贫困孩子。很快,他如愿以偿地资助了第一个贫困生——湖北省罗田县的小学生董应龙。收到希望工程办公室的回信,李荫浓高兴了好几天。

  1998年,李荫浓该退休了。忙活了一辈子的李荫浓心里有点着急:“退休了,还能干点啥?”

  “有一天,一个同事拿着一张《洛阳晚报》给我看。”李荫浓记得很清楚,报纸上有篇报道,说洛阳正式启动“春蕾计划”,其中一名等待资助的“春蕾女童”就是李瑞桃。

  李瑞桃的父亲曾是栾川县白土乡中学校长。李瑞桃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一场大病夺去了父亲的生命,她只能和姐姐相依为命。李瑞桃要上初中了,为了供妹妹上学,初中毕业的姐姐决定外出打工。听说姐姐要辍学,李瑞桃急了,姐妹俩争执不下,商量用“抓阄”决定。结果,妹妹抓的是“上学”,而姐姐把同样写着“上学”的阄吃了。第二天,姐姐踏上了南下打工的路。谁知道这一走竟成了永别。两个月后,李瑞桃接到噩耗:姐姐在宿舍煤气中毒,永远离开了她……

  面临辍学的李瑞桃成了李荫浓资助的第一个“春蕾女童”。在李荫浓的资助下,李瑞桃读完初中上高中,读完高中上大学,今年她就要大学毕业了。这些年,她一直亲切地称李荫浓为“李爸爸”。

  9年间他们认下101个“女儿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98年,李荫浓正式退休后

  找到了“新工作”:从认下老大李瑞桃开始,他一发而不可收,踏上了资助失学儿童的漫漫爱心路。

  1999年,和李荫浓同在一个研究室工作了多年的同事陈春霖提前病退。两个志同道合的老战友一起踏上了新征程——他们和“春蕾计划”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只要有时间,他们就到洛阳“春蕾计划”办公室去。继李瑞桃之后,宜阳县的彭娟娟、张银飞,嵩县的李艺博、李桃芳,新安县的裴燕、裴金燕、樊冰冰……相继成为他们的“女儿”。孩子们自己按年龄顺序排起了长幼,裴燕是老二,彭娟娟、张银飞是小三、小四,樊冰冰是小五……谈起每个“女儿”,两位老人都能讲出一段故事——

  家住新安县曹村乡的裴燕,是个被收养的弃儿。虽然养父母对她很好,但邻居和小伙伴的嘲笑让她从小自卑。小学三年级时,裴燕的养母因车祸去世,裴燕变得更加自闭。李荫浓不仅资助她重新上学,还经常去看望她。

  2000年年初,家住洛阳市珠江路的特困生党兴华,成了小六;2001年,小七李 自己“送上门”。李荫浓说,当时媒体报道了他资助失学女童的事儿,懂事的李 写信给洛阳市妇联,表示想认这个“爸爸”。当妇联把好消息通知孩子时,李高兴得一下子蹦了起来。
  2002年,伊川县的孤儿史玉丹给两位老人写来了一封信。她在信中叙述了自己家的不幸遭遇,信的最后,丹丹用稚嫩的笔写出了自己的心声:“枯苗盼雨露,玉丹盼救助。”两位老人流泪了。二话没说,丹丹成了他们的“九姑娘”。

  “十姑娘”李小丽是个捡来的资助对象。2002年,两位老人到伊川县一个贫困小学看望孩子,返回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女孩。“孩子穿得破破烂烂,脚上的鞋露着脚趾。问她为啥不上学,她哭了:‘爸爸死了,妈妈疯了,老奶奶80多岁了……’”跟着孩子来到她家,两位又收了个“闺女”。
 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老陈,昨晚上看电视了吗?”7月26日,中央电视台播出了李荫浓、陈春霖资助100名失学儿童的报道。7月27日,本报记者采访时,李荫浓乐呵呵地告诉陈春霖:电视台的数字已经过时了——9年时间,两位老人全额资助的失学女童已有101个,他们对这些孩子
的资助不是一季、一年,而是从小学到初中,从初中到高中甚至大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895个孩子是他们生活的全部

  “李爸爸:您好!自从见了您之后,您慈祥的面容时时刻刻浮现在我的眼前。当我看到您简陋的房子,我心里很难受……你是我们‘春蕾孩子’的顶梁柱,为了我们,您一定要注意身体!”这是一名已经考入洛阳卫校的“春蕾女童”李洋写给“李爸爸”的信。

  这个女孩说的没有错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记者也难相信李荫浓、陈春霖过着如此简朴的生活:身上穿的是旧军装,脚上穿的是解放鞋,李荫浓的鞋上还烂了两个洞洞。“夏天,凉快。”李荫浓笑着说。

  他们也都有一个幸福的家,但单位的家属院在市区,他们都很少回去。陈春霖吃食堂,李荫浓用电炉子做饭吃。“早晨买3个馒头吃一天,中午炒一个素菜吃两顿。”他们的宿舍里,“奢侈品”就是十几本装满孩子们相片的相册和一捆捆孩子们的来信。

  退休后,李荫浓、陈春霖的工资不算高,每人每月也就两千多元钱。李荫浓的工资这样分配:自己留下100元零用,1400元上交老伴儿——老伴儿身患严重心脏病,前年刚在北京做过心脏搭桥手术,欠下一大笔债不说,药还不能断。“还有1400元,给孩子们寄生活费、买书、买衣服,买生活用品……也没算过,反正都花在孩子们身上了。”

  给孩子们花钱,陈春霖从没含糊过:伊川县吕店乡春蕾班的张艳艳,小时候不慎引燃了煤油桶,全身烧伤,行动不便,连上厕所都不能自理,得知这一情况,陈春霖将8000元钱送到正在洛阳市三院治病的艳艳床前。

  “只要是资助贫困生的事儿,他从来都是往前站。”李荫浓这样评价自己的战友。他问身边的陈春霖:“这些年,花在孩子们身上的钱,少说也有几万元了吧?”陈春霖老实回答:没算过。

  陈春霖没算过,李荫浓何曾算过?9年时间,他们究竟在孩子们身上花了多少钱,两人都是一笔糊涂账。

  “资助失学儿童,不是给一些钱,让孩子们读上书就够了,还得让孩子们成才。”李荫浓、陈春霖这样想,也这样做了。他们生活的全部,就是孩子——

  “今年招待所改建,孩子们没法来过暑假了。”记者采访时,两位老人有些遗憾。原来,每逢寒暑假和节假日,他们都要把“女儿们”接来,住进招待所。除了给孩子们辅导功课,他们还带孩子们到部队参观,到龙门石窟游玩,“这些孩子大多家庭不幸,心里难免会有疙瘩,我们想让孩子们释放压力,和其他孩子一样感受快乐……”孩子们的学习,他们最为关心;孩子们的冷暖,他们时刻挂在心中。

  他们有14个“春蕾班”,20个“宏志班”,他们是1895个孩子的校外辅导员。

  李荫浓宿舍里的木板床,既是床铺又是办公桌,只要有空,他就趴在“办公桌”上抄抄写写——他上个世纪60年代毕业于北师大,因军民共建曾在地方学校“老洛阳41中”当了14年的化学老师,他所教的班级连续13年获得全市化学统考第一名。李荫浓将初中的化学课内容浓缩成“化学卡片”,编成通俗易懂、便于记忆的“复习一览表”。“化学卡片”,他一张张过塑;“复习一览表”,他一张张地连接起来。记者看到他用手抄写出来的一份又一份“复习一览表”,每一张展开都长达两米。“一个班一份,不偏不向。”

  每天早上,两位老人漫步林阴道,捡拾地上飘落的白鹭羽毛。“修剪一下,过塑之后,就是一个漂亮的书签。”李荫浓拿出一包包羽毛书签向记者“炫耀”。

  根据“春蕾班”、“宏志班”的不同情况,他们给每个班订阅了学习报刊。为丰富孩子们的科普知识,他们花钱买来天文望远镜、化学仪器……洛阳一中“宏志班”的郑新建老师感叹:“孩子父母能做到的,他们做到了;孩子父母都没有做到的,他们也做到了。”

  嵩县黄庄乡中“春蕾班”有50个女儿,宜阳县石陵乡中有40个女儿……6月25日,两位老人领着裁缝来到这两个学校,给90个女儿量尺寸——“快开学了,每人得添身新衣服”。黄庄乡中的是春秋装,石陵乡中的是短袖、裙子、裤子三件套的夏装。“每件衣服都有春蕾标志,可漂亮了!”手拿孩子们欢笑的照片,两位老人描述着,高兴得像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助学事迹得到社会的认可和支持

  尽管遭受过许多误解,可李荫浓、陈春霖助学的热情始终没有减退。

  对于矢志不渝资助贫困学生的动机,李荫浓和陈春霖都说“很简单”。今年68岁的李荫浓出生在天津,“15岁那年父母双亡,靠着政府救济,上了高中,考上了北师大”。陈春霖老家在方城县农村,13岁不到,父母相继去世。“政府让我读书,送我参军,部队又送我上大学。”——言谈之中,他们对党对政府都充满了感激。

  两位退休的军人,将夕阳的余晖洒在祖国的花朵身上,他们口中没有夸耀,只有对别人的赞赏:“2001年9月,我们部队的干部、战士看到‘春蕾计划’报道,捐款18640元,资助了37名‘春蕾女童’。”“洛阳一中卖掉小轿车、中巴车,发动全体教师为学生捐款捐物,资助了107名贫困生。一中校长贺朝曾还对我们说,凡是你们救助的学生准备上高中,洛阳一中都为他们敞开大门,免去一切费用。”

  两位老人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,他们在大街上,在商场里经常被人认出。“一中旁边的天中书店,老板见我们领孩子去买书,就打五折;我们领孩子去火车站旁边的书城,门口冷饮店的老板塞给孩子一人一个冰激凌,说啥也不收钱;给孩子们做校服,宜阳县的陈海勇只收布料成本费,加工费一分不收……”

  实施“春蕾计划”10年,洛阳市建立了4所“春蕾小学”、20个“春蕾班”,还有20个班正在筹建,洛阳是全国“春蕾计划”先进……近日,洛阳市妇联少儿部部长、洛阳市“春蕾计划”办公室主任王灿丽告诉记者,两位退休的老军人,9年如一日支持“春蕾行动”,坚持资助、关心贫困儿童。“洛阳能当先进,正是因为有他们这样的爱心人士!”

  李荫浓、陈春霖的宿舍里,有许许多多的荣誉证书,记载着老人这些年获得的各项荣誉:全军优秀退休干部、军地双拥模范、河南省春蕾计划先进个人等。他们的事迹被“全军英模报告团”传播到全国各地,还被总政文工团编排成话剧……可李荫浓拿着一块“河南省关心下一代优秀工作者”的纪念章告诉记者:“我最看重的就是这块奖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荫浓,一棵大树,用浓浓的绿阴为孩子遮风避雨;春霖,淅淅春雨,用丝丝甘露滋润这些孩子的心灵……(大河网--大河报    责任编辑:金艳阳)